我也容易会去兼职的

正在僵持的时候,爷爷奶奶进了我们的屋子(因为娘醒的时候声音太大了,因为是孕妇,爷爷奶奶一直不放心,所以也都没敢熟睡,爹因为兼职跑了一天,实在盯不住了),问了问缘由,爹原想着自己上去,让爷爷奶奶陪我们,但爷爷奶奶执意不肯,让爹安心的陪着我娘俩,爷爷奶奶自己提着手电去楼上看一看。哪料想,爷爷奶奶刚走上楼梯不出三步,楼上的声音截然而止,这时候楼下便响起了“轰隆隆”的声音,来来回回兼职这么一直折腾到了早上六七点钟才结束。

后来爷爷不知在哪请了个道士,那道士进门来掐指一算,然后问爹是不是最近在兼职路上遇到了什么怪异的事情。爹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道长,一听到“出殡”两个字,道长眉头一皱,连连问了几个与其兼职相关的问题,爹仔细想了想,当时的确与道长说的一般无二。

那道长点了点头,给我们讲解说:昨天死了一个唱戏的先生,当时出殡阴气重,父亲因为出去兼职身上的衣服有我的血(这些日子一直没来得及洗),那道士说叫“婴儿血”。那个唱戏先生的魂魄就被这血腥之气引到了家里,它错把我家当做戏台开始演戏,才闹出来这么一番事情。那道长给我家画了些符贴在了家里,这才变得平安无事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达联创业网 » 我也容易会去兼职的

赞 (0)